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音效画廊的音乐博客

淹死在音乐海洋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致高仓健——其实他对这个世界充满深情(电影《追捕》主题曲:《杜丘之歌》)  

2014-12-09 01:05:21|  分类: 歌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

致高仓健——其实他对这个世界充满深情

 

  

致高仓健——其实他对这个世界充满深情 - 音效画廊 - 音效画廊的音乐博客

 
 
 
  
 
 

 

  

 

《 African Symphony(非洲交响曲)》 - Van McCoy - 音效画廊 - 音效画廊的音乐博客 《 African Symphony(非洲交响曲)》 - Van McCoy - 音效画廊 - 音效画廊的音乐博客

 

  

 

   

 

致高仓健——其实他对这个世界充满深情

    高仓健先生去世的消息传来,没有觉得特别的吃惊,先生已经83岁,生老病死,乃人生逃不过的结局,因此内心虽然悲伤,却只是希望他走得安详就好。想起今年秋天,我后之后觉知道他在2012年复出拍了一部电影《致亲爱的你》,就立刻去找来看了,电影里的高仓健先生虽然相对和他那个年龄的人来说,身子骨还硬朗,腰板也很直,但毕竟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在扮演六十岁的老人,时不时的能现出垂垂之态,他高大的身形已经缩小了,人很瘦,腿也不那么直,从远远的地方走过来,身子呈现出老年人因为肌肉萎缩,控制不了身体,腿往外甩的步态,裤管空空的,风吹过时来一荡一荡的。我鼻子一酸,眼泪就掉下来了,当时就想,这应该是他最后一部电影了吧,结果真的就是最后一部了。
    按理来说,他不能完全算我们70后这一代人的偶像,但是无奈我有大我许多的哥哥和姐姐,也目睹过当年他们对高仓健的迷恋,我姐带着我一遍遍去看他的电影,我哥穿过高仓健同款风衣,后来还有一首歌叫《高仓健你快走开》,唱歌的歌手常宽是个瘦小的男人,唠唠叨叨的劝姑娘们,其实高仓健没有自己这种型的可爱。我看过他好几部片子,在我儿时对他模糊的印象中,他是一个沉默的男人,人人都说他是个硬汉,没有人见他流过泪。人们学他穿风衣,带皮手套,留寸头,不拘言笑,但是没有人能够真正学到他沉默里的那种气场,那是一种让人安定的东西,像远山一样,只要存在在那里,望一眼,心里就踏实。如果他能活八十年,就八十年不改变,如果他能活八百年,就八百年都不会改变。我想这也是我凭着模糊的直觉,要在这么多年之后,找他最后一部电影来看吧,在这个人人比赛能说会道,人人浮躁,人人想要抓住世界的潮流的年代,高仓健君,我有点想念他了,只是在喧嚣的尘世想念一个安静的人,所幸的是,他虽然已经成了一个老头子,但是那种气场还在,那种给人安定的能量也还在。后来我想,我只是凭着感觉去找他的电影来看,但是在内心深处,也许是想感染一下他身上那种气场,去去浮躁,给自己定一定心吧。
    看张艺谋回忆高仓健,讲了两件事让我印象深刻,一是拍《千里走单骑》时,说他们一天的戏拍完了,他就让高仓健先回去,按理任何一个演员都高高兴兴回去了,但是高仓健不这样,“6点钟让他回去了,9点快收工,天已经黑了,副导演忽然慌慌张张地过来跟我说:“导演,高仓健没走!”我说:“为什么没回去?出事了?”原来,高仓健说导演和全体人员都在工作,他也不能走。他就一直在山地拐角下站着,默默看你工作,站了3个小时,不打搅。剧组全队上汽车走,老爷子给远远鞠躬。他不过来,鞠完躬走了,70多岁的老人,站3个小时。”,还有一次,两个人“坐在一个大堂酒吧,远处一百米以外是大堂,人来人往,但是这个酒吧里人很少。我跟他在这儿坐了1个多小时,大堂有很多人走过,有日本人突然认出他来了,走到酒吧门口,离了有四五十米,深深鞠一躬就走了,也不惊动,也不过来。就这样,来来回回四五十人给他深深鞠躬,悄悄走了。 ”“每次去日本,每次赶飞机,他会在地库,看我的车走,远远给我鞠躬。我吓一跳,老爷子什么时候来的?已经来了1个多小时,他也怕人家认出他,站在地库,一堆车后面,远远地送。 ”
    日本人认为高仓健是一个神,在云端,但是张艺谋说在高仓健身上看到的是中国古代的那种“士”的精神,这话让我想起很多年前张承志在《清洁的精神》写过:“没有今天,我不可能感受什么是古代。由于今天的泛滥的不义、庸俗和无耻,我终于迟迟地靠近了一个结论:所谓古代,就是洁与耻尚没有沦灭的时代。”“那是神话般的、唯洁为首的年代。洁,几乎是处在极致,超越界限,不近人情。”而在这篇文章里,张承志把聂政,荆轲拿来做代表,无独有偶,张艺谋也曾在拍摄《英雄》时,希望请高仓健出演后来由李连杰出演的那个叫无名的刺客,但是高仓健说,我对打打杀杀没有兴趣。几年后,他在张艺谋的《千里走单骑》里扮演了一个安静的男人,2012年,当他拿到《致亲爱的你》时对大家说,这是他想演的电影。于是他在阔别荧幕多年后,终于又回到了观众面前。在电影中扮演一个老狱警,在妻子死后,为了实现妻子的遗愿,将骨灰撒到家乡的大海,便开着车踏上了旅途。一路上遇到各种不同的人,人们与他萍水相逢,却情不自禁的信任他,愿意向他袒露心事,而他呢,也只是安静的听着,无言的举起杯中酒。
    他并非冷酷,只是安静沉默,因为对这个世界的太深情,深得超过了任何人,所以只能用他自己的表达方式,这方式太古老,太干净和疏远,不是现代人的亲昵和热情,也注定了他无法走入现代人那种亲密无间的关系之中,也只能一生孤独。神一样的男人只适合遥远的敬爱,对女人来说亦是如此,水至清则无鱼,夫妻关系是在对方面前打嗝放屁都不需要感到羞耻的亲密,但是在一个清洁的精神如此极致的男人面前,恐怕很难放松的做到吧。他像远山一样坚定而不可改变,所以曾挚爱他的妻子江利智惠在多年苦苦的走不进他的世界之后,终于忍无可忍中爆发。虽说后来也曾经后悔,但是谁又能怪她呢,也许她离开了他之后,又看他如远山,才回想起他的好。可是大丈夫一言,万死不辞。很多年后,他终于开口对人们谈起这次婚姻:“在伤到别人的心时,伤的往往是最重要的人的心,不,不如说正是最重要的人,反而伤得更重。世上不会有人比她更宝贵,明知如此,不知为什么,反而会做出深深地刺伤她的事”。其实她伤他的程度有何尝不是如此,对于一个“以洁为美,为洁而勇”以耻为做人底线的男人来说,被当众召开记者发布会单方面宣布分手这种事,也是最大的耻,那是一种极致的伤害,以至于他终身未再娶,因为自己这样的个性会给别人带来痛苦,所以“没有资格谈论男女关系。”,在士的精神世界里,有一个要素就是知“耻”,伤害无辜的人,给别人添麻烦,都是耻辱,这个耻不是丢面子,士以为耻,跟别人怎么看无关,他想明白了这一点,于是就真的终身未再娶,不适合婚姻的人最好一个人去生活,即使孤独也要忍耐,不应该再让别人承受痛苦。
    1982年,江利智惠美僵硬的尸体在她东京的公寓里被发现,享年45岁。在她去世后,有人曾看到高仓健面色悲恸地久久伫立在江利的遗像前。我想我有点明白高仓健君为什么要在八十岁的高龄,接受《致亲爱的你》这部电影了,在影片中,年迈的他走过人生最后最后的旅程,来到妻子长大的小渔村,漫步在妻子生活过的世界中,偶然看到一家照相馆的玻璃窗里,竟然还摆着妻子少女时的照片,久久凝视,然后默然走开,陈旧的小巷里阳光明媚,我想起张枣诗“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,梅花便落满了南山”。
    生为高仓健,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感呢?在这个以不知羞耻为时髦,对肮脏不假思索的接受,麻木到毫无底线的时代,像这样一个好像从几千年前穿越而来的人,一定会很孤独吧。如今他也走了,地球上最后的一个士不在有了,人们争相纪念他,希望用各种形容词归纳总结他,但是人们却只看到他的外表,而他的内心,却是像张承志说的那样:“这不是一个很多人都可能体验的世界……今天的中国人,可能已经没有体会它的心境和教养了。”这个世界不复杂,但是洁与耻是如此难于坚守,人人都在失守,而高仓健先生用他这83年的人生做到了,从这个角度来讲,我想他是完满的,也是平静的。
    两年前,高仓健付出拍《致亲爱的你》时接受记者采访说:“我最希望的死亡方式是渐渐消失在人世——我以前曾经去西表岛潜水,觉得以这种方式消失也蛮不错的——‘高仓健去潜水了,再也没有回来啊’。”两年后,他一个人静悄悄的走了,没有惊动任何人,希望他一路走好。

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字 水木丁 / 编辑制作 音效画廊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