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音效画廊的音乐博客

淹死在音乐海洋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龙应台:不相信(音乐:《Remembrance》- Ernesto Cortazar)  

2014-12-10 18:44:46|  分类: 钢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

不 相 信 

  

 

2014年11月28日 - 音效画廊 - 音效画廊的音乐博客

 

  

    

 

   

 

 

 

2014年11月28日 - 音效画廊 - 音效画廊的音乐博客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

 

   

 

龙应台:不相信

   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,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。
   曾经相信过爱国,后来知道“国”的定义有问题,通常那循循善诱要你爱国的人所定义的“国”,不一定可爱,不一定值得爱,而且更可能值得推翻。
   曾经相信过历史,后来知道,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。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,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,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,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,只是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,使真相永远掩盖,无法复原。说“不容青史尽成灰”,表达的正是,不错,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。指鹿为马,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。
   曾经相信过文明的力量,后来知道,原来人的愚昧和野蛮不因文明的进展而消失,只是愚昧野蛮有很多不同的面貌:纯朴的农民工人、深沉的知识分子、自信的政治领袖、替天行道的王师,都可能有不同形式的巨大愚昧和巨大野蛮,而且野蛮和文明之间,竟然只有极其细微、随时可以被抹掉的一线之隔。
   曾经相信过正义,后来知道,原来同时完全可以存在两种正义,而且彼此抵触,冰火不容。选择其中之一,正义同时就意味着不正义。而且,你绝对看不出,某些人在某一个特定的时机热烈主张某一个特定的正义,其中隐藏着深不可测的不正义。
   曾经相信过理想主义者,后来知道,理想主义者往往经不起权力的测试:一掌有权力,他或者变成当初自己誓死反对的“邪恶”,或者,他在现实的场域里不堪一击,一下就被弄权者拉下马来,完全没有机会去实现他的理想。理想主义者要有品格,才能不被权力腐化;理想主义者要有能力,才能将理想转化为实践。可是理想主义者兼具品格及能力者,几希。
   曾经相信过爱情,后来知道,原来爱情必须转化为亲情才可能持久,但是转化为亲情的爱情,犹如化入杯水中的冰块──它还是冰块吗?
   曾经相信过海枯石烂作为永恒不灭的表征,后来知道,原来海其实很容易枯,石,原来很容易烂。雨水,很可能不再来,沧海,不会再成桑田。原来,自己脚下所踩的地球,很容易被毁灭。海枯石烂的永恒,原来不存在。
  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,有些其实到今天也还相信。
   譬如国也许不可爱,但是土地和人可以爱。譬如史也许不能信,但是对于真相的追求可以无止尽。譬如文明也许脆弱不堪,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。譬如正义也许极为可疑,但是在乎正义比不在乎要安全。譬如理想主义者也许成就不了大事大业,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。譬如爱情总是幻灭的多,但是萤火虫在夜里发光从来就不是为了保持光。譬如海枯石烂的永恒也许不存在,但是如果一粒沙里有一个无穷的宇宙,一刹那里想必也有一个不变不移的时间。
   那么,有没有什么,是我二十岁前不相信的,现在却信了呢?
   有的,不过都是些最平凡的老生常谈。曾经不相信“性格决定命运”,现在相信了。曾经不相信“色即是空”,现在相信了。曾经不相信“船到桥头自然直”,现在有点信了。曾经不相信无法实证的事情,现在也还没准备相信,但是,有些无关实证的感觉,我明白了,譬如李叔同圆寂前最后的手书:“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,执象而求,咫尺千里。问余何适,廓尔忘言,华枝春满,天心月圆。”
   相信与不相信之间,彷佛还有令人沉吟的深度。

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014年11月28日 - 音效画廊 - 音效画廊的音乐博客

 

     

 

 
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报道,两年十个月后,2014年12月1日14点,担任了一千天台湾“文化部长”职务的龙应台终于正式发表辞职声明,重新回到文人安静的书桌。
    龙应台在任职期间就感叹这部长做得太辛苦,辞意也常浮上心头,却一直举棋不定。两年多前,她带着满腹理想入阁、想为台湾再做点事,却渐渐发现社会对政府的不信任感日增,新政策动辄遭到负面解读,加上“立法院”及媒体生态始终让她难以适应。想一走了之却又不忍让内阁团队雪上加霜,理想与现实间的挣扎,令她分外痛苦。
    另一个辞职原因是为了她罹患失智症的老妈妈。不论公务再怎么繁忙,也即使妈妈早已不认得她,龙应台每两周都会南下屏东潮州探望妈妈,为了不抱憾,她希望往后能多留一些时间给妈妈。
   

   

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